原標題:律師佟麗華的2014年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 蔡靖驫):15年前一個普通案件中兩個被遺棄小女孩的無助眼神,讓他走上了“麻煩多、賺錢少”的公益訴訟之路;他既是公益律師,又是十八大黨代表,而這一身份在全國近25萬律師中僅僅只有三人;十八屆四中全會召開前一周他被通知列席會議,全會的決定最終因為他的一條建議而增加了16個字。他,就是公益律師佟麗華。15年公益訴訟的漫漫長路,2014年不平凡的經歷,讓佟利華感受到的是這個國家依法治國進程中日漸堅實的步伐。
  在北京市丰台區,一個被稱作“致誠公益樓”的地方,公益律師佟麗華和他的同事們幾乎每天都要接聽來自全國各地近百個法律求助電話。這座隱身於周圍居民樓當中的不起眼建築,對外掛牌的是“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和“北京致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這兩家機構的援助對象大相徑庭,但卻同樣致力於弱勢群體的權益保護,正如“致誠公益律師”LOGO下方那四個鮮紅大字標示的那樣——“為了正義”。
  作為兩家機構的負責人,佟麗華雖然只有四十多歲,卻已是兩鬢斑白,或許15年來奔走維權的個中艱辛,只有他自己才能深切體會。時至今日,佟麗華已經記不清究竟幫助過多少無助孩子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也無法準確計算出為多少農民工兄弟討回了血汗錢。只有辦公室四周牆上掛滿的厚厚錦旗,記錄下了那一個個充滿感謝與感動的瞬間。憶及往事,15年前一個普通案件帶給他的觸動至今難以忘懷:“1999年有一個案子,給我特別深的印象,那個景象一直以來對我有很大的衝擊。兩個小女孩,被父親遺棄在北京,當時我記得去那個小女孩被遺棄的招待所地下室,她們住的地方,看那兩個孩子。一個8歲,一個5歲,蜷縮在牆角,眼睛里應該說滿是迷茫和困惑,因為她不理解她的父親為什麼突然跑了,把她們扔在這裡就不管了,這對她們來說是想象不到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
  就這樣,帶著最初的觸動,佟麗華放棄了一個又一個可以賺大錢的大案子,而慢慢開始走上了專職的公益訴訟之路。1999年4月,佟麗華創建了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成為中國第一家面向全國專門從事未成年人法律援助與研究的社會公益法律組織。6年後,他又創立了全國第一家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從此,佟麗華的肩頭開始擔負起社會公益的重任。孩子,和農民工,這兩個在他看來最容易受到不法侵害的群體,傾註了他和同事們越來越多的心血。“客觀地說我認為我們從事未成年的權益保護和農民工的權益保護,時間長了,就會發現想要更好地保護弱勢人群的合法權益,必須靠法制。所以說實際上我認為法制的發展,依法治國進程的加快,對保證弱勢人群的未來,確實至關重要。我就一直在呼籲依法治國的問題。”
  2014年讓佟麗華感慨萬千。10月20日,中國共產黨十八屆四中全會在北京召開,這是執政黨中央全會首次專題討論依法治國。會議前一周,佟麗華接到通知,以十八大代表的身份得以全程列席四中全會。他也是此次參會的唯一律師代表。
  十八大期間,佟麗華曾就“依法治國”提交過一份萬言書,此次列席四中全會,他再次提出了7條建議,其中有關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增加有法治實踐經驗的專職常委比例”這一條,最終出現在四中全會的決定中。“這十六個字,我認為非常重要,是當務之急。依法治國,法律首先必須得是高質量。然而現在我們的立法質量是堪憂的,遠遠不能滿足現在依法治國的這樣一個需要。我曾經統計過上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人員的情況,在161位常委當中,只有14位有法律的背景。客觀說絕大多數常委一方面沒有法律專業的背景,另外我一直說立法是一個很繁重,很累的活,那麼從這個角度來說,這些年齡比較大的退休二線的省部級領導幹部,他們沒有精力來保證,來參與這些立法工作。”
  在很多律師眼中,四中全會的決定將會對他們這個群體,甚或他們個人的執業生涯產生影響。在佟麗華看來,他和同事們的公益訴訟將會有一個更加值得期待的明天。
創作者介紹

Victoria

berpgr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