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大 怪 夢 全 接 觸 轉貼
我們知道,每個人在睡眠的時候幾乎都會做夢。這是因為人在睡眠時,大腦許多細胞都進入了“休息”狀態,大腦的工作機能大大降低,而體內潛在性病變的異常刺激信號,仍然傳入大腦細胞,造成相應部分的腦細胞應激而起,使沉睡的大腦開始“放電影”,出現各種各樣的夢中情境。而在這些夢境內容中很有可能其中的一部分與你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緊密相聯,在冥冥中幫你思想著一些潛在的事物。
  現在,我們就來看看Jack和Rose這一對年輕配偶在兩年間的“六個夢”。這些依序發生的夢境將顯示出幾個做夢人生的延續特性。我們將看到,夢境製作人是如何再接再勵的來傳送信息,直到我們聽到它的聲音為止。而且,我們也將看出,我們自己的清醒生活與神祕的“深夜show”,其中有著多麼大的緊密關係。
  A.與Jack結婚六個月之後,Rose 作了這樣的一個噩夢:
  我的頭髮依照我的想法,剪掉了。這是定型的髮式。它好不好看,我一直忐忑難安。看起來蠻不錯的髮式,造型不差!然後我向Jack說:“上床睡覺前,我把頭髮梳理一下,看看好不好看,你說怎麼樣?”我把發卷取下,梳理頭髮。看起來好恐怖!頭髮垂在我的衣領上,看起來像平淡無奇、柔軟而後翹的長髮。我肯定它用發卷捲起來才更好看。剪掉頭髮的感覺像災禍臨頭,整個感覺“非常”強烈,我驚醒了。美麗的頭髮!為什麼我要剪掉它?Rose在敘述這個夢的時候,似乎好像要列舉出白天生活的種種煩惱事件,做為對比。她會覺得常常被夢驚嚇到,並且希望丈夫能總在身邊安慰她說:“噢,是啊,那‘真的’是場噩夢。”實際上這樣毫無意義。她的這個夢代表什麼?會不會只是一場荒謬絕倫的怪夢而已呢?來問問Rose,這個夢讓她想起什麼了沒嗎?有!“我記起聖經中頭髮被剃的大力士參孫與大利拉的故事,而我就是參孫。”Rose這樣回答。於是,我們可以開始懷疑她的婚姻可能出了某些問題,因為Rose夢中的背景是與Jack在臥室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她難道像參孫一樣,因為頭被剃而喪失了神力與尊位嗎?總之,這個夢似乎關係重大,因為她自己會有災禍臨頭的強烈感覺。可以推想,她之所以做噩夢,很可能是她的夢境製作人不斷地想告訴她,她與伊恩之間的關係有了狀況,可惜,製作人的意圖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於是只有訴諸輕微的震撼手段。
  B.過了一年多,Rose又做了一個極富異國情調的夢:
  有一名埃及法老王,即將被他的人民處死,那些人民都是新來者,更文明,擁有權力。法老王背躺在沙漠上,正午的炎炎烈日曝曬著。執刑前的那一刻,他的胸部裸露、大汗淋漓、閃著金光。我跪在他的右腳側,我是他子民精神上與政治上的輔佐領袖或伙伴。我效忠他,而不是效忠新統治者,因此,我也必須被斬首。不知那來的聲音說:“真可惜,她可以成為領袖的,她是他們的最後希望。”我的膚色是埃及人的金黃色,就在我跪地的時候,一件美麗的白衣裳在我身邊飄動。一個五顏六色的枕頭置到了我的跟前。我即將把頭放在上面,被人斬下。最後一刻來臨了,我看一看國土,看一看上帝,還有我的頭即將落在枕頭上的地方。在做這個夢的時候,恰逢Rose與Jack經常發生衝突期,難有安寧的日子。Jack是名成功的律師,閒暇時只知道鑽研法律書籍。他對運動提不起絲毫興趣。平生只願在妻子的相陪下捧書研讀。理論上Rose很佩服他對知識的這種渴切追求,也常常引為借鏡。然而她還是厭透了這種平靜無波的日子。她喜歡結交朋友,喜歡慢跑、打網球、旅行。她當然也喜歡讀書,但只是小說故事等,還必須適可而止,太多就讀不下去;為了維繫婚姻,她不得不割捨其他的廣大天地。那麼,Rose天生活潑、喜歡熱鬧的本性,是不是還沒有被所謂忠誠的神聖伴侶關係所處死呢?她回答說,她已經逐漸改變了生活的形態,順應她所愛的男人,因為Jack對自己外向的作風並不是很滿意,而且,她終於有機會鞭策自己“成長”,更用心的向內求索,這一點Rose會覺得很高興。她認為之所以會做那個異國之夢,很可能自己的前生就是名埃及女人,因為她在夢中感受到膚色的改變,實在是太過逼真。
  其實,Rose並不想用心探詢如果想與Jack白頭偕老,必須具備哪些條件。整個夢的主題顯示出Rose本人內心有著極大的困擾,或是她的婚姻出了大問題,也可能兩者兼而有之。對於Rose夢中世界的基本傾向,我們來做如下的假設:
  夢中的背景是沙漠,而且其中含有浪漫與異國情調的成分,因此這種地方不可能有人格上的成長。她和她的伙伴( 是Jack?)即將在人聲鼎沸中被梟首示眾。她覺得他們的伙伴關係是神聖而命定的(指婚姻嗎?),所以她準備放棄生命,與他共赴黃泉。而那個不知從那裏來的聲音讓我們有章可尋,也就是說,法老王與Rose準備就死,那是因為傳統的注定。如果我們不是夢中出現的王朝、帝國、人民的統治者,那麼,我們所要服從的統治者,可能就是某一部分的自我,這通常是潛意識;或者,我們已經接納了某種的群體態度。不論是在夢中,亦或是白天的生活,我們都應該是領導者,那個在夢中不知名的聲音,它的形象幾乎都是知者在表達出惋惜之情,人民眼睜睜看著他們的最後希望被處死。夢中的背景──埃及,是前文明期的埃及,文化與政治尚未高度發展,這意味著,夢中的“人民”代表Rose人格中的某些方面,這些方面需要出色的領導人帶領他們發掘出偉大的潛力,從而在新國王更好地運用權力。
  我們知道,在中興王朝之前,舊國王必須先被處決,這樣的主題常見於世界各地的文學作品中。而在夢中,這經常會象徵著,在新的信仰結構與新的信仰態度賦予人格新生命之前,舊的信仰結構與態度必須先要消滅掉。也許,Rose夢到的法老王是一名年輕英俊的國王,這讓她想起了Jack,因為Jack代表著Rose的某些限制性的舊信仰與舊態度,這些信仰與態度決定了她的本性,也決定了她對夫妻關係的看法。至於Rose夢中出現的五顏六色的枕頭──這個夢境影像著實令人百思不的其解。據Rose來看,那個色彩繽紛的枕頭代表她所做的夢,或者,代表她對夢的態度。依照她的反省之說,在做夢的時候,她似乎很容易被五光十色的奇幻夢境影像弄得目眩神搖。雖然她平時很外向,肯定很喜歡與人討論夢境中的異國風情、神話、原型等等,但是卻無法辨認出夢境影像與日常生活事件的關係。在她的這個夢中,所有跡象都在顯示,死刑是她自己送給自己的。
  C.在做完“魂斷埃及天空”夢之後,有一夜Rose又做了一個水爐之夢。Jack斷斷續續控制著我所擁有的熱水爐,而所有的人似乎都認為熱水爐是Jack的。一名企業家提供了大筆經費給Jack,想覬覦個熱水爐。Jack希望我能把熱水爐賣給他,再讓他出售給他人,從中獲利。我就斥責Jack說,“熱水爐是我的,無論價碼開得多高我也不賣,抵死不賣。”做完夢後,Rose覺得很內疚,覺得自己對丈夫太霸道、太自私了。熱水爐代表什麼意思呢?嗯!不難看出,熱水爐象徵Rose永無窮盡的活力與創造力。而Rose又開始覺得,無法過更為活潑、外向的生活,等於扼殺了自己的創造力。然而,要過她自己喜歡的生活談何容易,Rose早已屈就Jack的生活形態,夫唱婦隨,他們也已經習以為常,閒暇時也只有夫婦兩人相處,如果其中一人不作興相陪,彼此就肯定會生妒意。
  D.“熱水爐”之夢後大約三星期,Rose夢見了著名的舞蹈家伊莎杜拉‧鄧肯。鄧肯對我說,Jack不是我最重要的人,而日Jack的性格和我相差十萬八千里,所以在生活形態上無法找出滿足彼此需求的折衷點。然後,伊莎杜拉帶著我去見了容格,對他說:“ 容格先生,請你讓她明白,這對夫妻的性格永遠相克。”Rose是帶著一肚子狐疑轉醒的。她對這個夢堅決的抵制,她堅持,她和Jack的愛可以克服重重障礙,此外,她唯一需要的是多成長些,體會出她外向的性格是多麼膚淺。然而這個夢又顯示了什麼呢?要知道,這個夢是Rose自己孵出來的。希望夢裏能夠有人為她指點明路,幫助自己克服婚姻的不滿。她深愛著Jack,覺得跟他情投意合、心意相連,可是和他一起生活卻又很不自在,好像是在過一天算一天。現在,她最為敬重的人有兩個,一個是有活力、有勇氣、有創造力的自己,另一個就是在眾人眼中表現傑出的丈夫Jack,可是,堅持自己順應性格內向的Jack,這樣的努力似乎不會有希望!從這個夢中Rose自己獲得啟示,她要加倍努力,找到方法做她愛做的事,但同時又不背棄丈夫。Rose決定,一定要控制自己的醋意,讓Jack在下午或晚上,可以獨自─個人樂在其中地閱讀。Rose自己感覺到,Jack和她個性相反,因此,彼此一定要有可以用自己風格表達意見的機會,以及自由獨享時間的和諧關係,否則將會像脹滿氣的壓力鍋那樣,發發可危。可是要做好這件事真的不簡單,因為他們彼此互相依靠,害怕失去對方,稍有不慎,關係就會立刻轉變。
  如同那些一陳不變的言情連續劇劇情一樣,Rose與Jack有恩愛時光,當然不可避免的也有反目時刻,不過,對於“二人應該無時無刻在一起做同樣的事”這個觀念已稍稍鬆動,比起以前,他們更加恩愛,較少反目。Jack與Rose也相對獨立了些,多少能欣賞起對方的性格來了。他們有了些許成長,更能省察到必須滿足對方的需求,而不是強求對方非相陪不可。對Jack來說,他並不覺得改變有那麼必要,因為婚姻早就適應他的需求,而且適應得好。本來他就不必跟獨立的妻子討價還價,但是現在卻面臨選擇,該給妻子更多自由,或是失去她。他早就清楚他們之間存在的很大差異,妻子逐漸成長、獨立,他很歡迎,可是也很擔心。
  Rose非常希望她與Jack的婚姻能夠順利運行,不過她卻越來越不願意過那種沒有慢跑、沒有跳舞、不能和活潑的朋友在─起的日子。她也知道,Jack也在盡力順應她的需求,可是她卻覺得愧疚,因為有時候會讓Jack痛苦不已。譚Rose知道,當她沒有陪在Jack左右,整天外出打網球、跳土風舞,Jack的內心該是多麼的難受。她說她覺得窒息,也覺得自私。 Rose完全迷惑了。她比以前更感謝Jack,然而,她在生活上的衝突卻也更為慘烈。
  E.就在伊莎杜拉之夢後的兩個月,Rose又孵了一個夢,這一次,她希望夢能告訴她,她們的努力有沒有進展?她們的婚姻是不是更成熟?夢境製作人似乎也有了如下的反應,緊隨其後的是Rose所做的評注:
  我在沙漠,沿路走著。Jack是個小男孩。我牽著他的手。和風吹拂著我們的臉,十分舒服。突然間,飛砂走石,刮起一陣龍旋風,諸神乘風下凡,他們傳出多重迴盪的回音,對我說:“如果你不跟Jack分開,就是死路一條。”我連忙告訴眾神,“求求你們,不要逼我,我一定要和Jack長相廝守。任何事情我們都將攜手共度。”接下來我不知怎麼的又發現自己躺在了一家醫院──監獄裏,在等侯著行刑,Jack拿著花來探監,但是他幫不了我。薄暮時分,我即將被帶去行刑。無路可逃,這一次眾神贏了。這個夢境逼真得難以置信。它還是告訴了Rose,一切的努力到頭來都沒有改變,她走的仍然是一條“死路”。Jack為什麼又是小男生了? Rose付給Jack的愛,是不是多少有些欲望,像要用母親的愛照顧他一樣,難道Rose想給他信心,讓Jack知道他就是他自己,沒有問題!也許Rose真的想用這種方式對待他,因為她自己本身已經是非常渴望被人需要、被人疼愛的。小孩子不會像已經成長、有自信的男人,離開她身邊。Joy沒有置身監獄,Rose才是。Rose是生病的人,住在醫院,而Jack不是。是不是因為這樣Rose才會拒絕聽神的話,她太害怕孤獨,所以她才會選擇了一個永遠不離開自己的男人,讓自己覺得有安全感、覺得被人呵護,就跟父母離婚一樣。Rose選擇了一個男人、一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可是同時也注定選擇了不好相處的男人。他只顧自己、他很害羞、很內向,因為他感情不成熟,或者這方面他一無所知,所以自己才希望能像母親一樣照顧他。Rose覺得慚愧,現在她要怎麼做呢 ?
  又過了好幾個星期,Jack受邀赴歐州去參加一個法學會議。Rose決定,不向工作單位請假,這則意味著她不要陪Jack去參加這為期六周的旅行。她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單獨的生活一陣子。啟程的日子到了,Rose一想到即將小別,眼淚不斷灑落。Jack鼓勵她跟一起相隨,被妻子拒絕,Rose表示,她一定會克服自己,在未來的六個星期好好單獨過生活。第二天Jack離開了,沒有妻子的相伴,他很惆帳,Rose更傷感。
  F.清晨的凄風苦雨別離之後,那一晚,Rose祈求夢能幫助她了解,為什麼她那麼傷痛,好像一輩子都再也見不著Jack似的,她的夢是這樣子:
  我們一群人在景致怡人的戶外花園共進午餐。某人告訴我,我後面的那頭“乳牛馬”痛苦不堪,因為它正在吃羊。我沒有轉頭去看乳牛馬,我只說:“可是,為了維生,它一定要吃羊啊。”根本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然而我猜想,真的要吃羊一定很辛苦。可是別忘了,乳牛馬一輩子都要吃羊。然後我轉頭看這只半乳牛、半馬的動物。它真的很痛苦,要把躺在地上的羊殺死,然後全部生吞活剝。有人接著說:“你說的不錯,這是它第一次有意識地在做這種事。”換言之,它必須殺羊、剝羊皮,而不是從罐頭倒出一碗羊肉給它吃。然後我和乳牛馬四日相對,我們體會到彼此正分享同樣的痛苦──我與Jack分別,而乳牛馬一定要吃小羊維生。這只乳牛馬,現在幾乎是馬了,它挨近我,安慰我。所有的痛苦徹底從心中消失,我開始覺得有了新活力,還有新的幸福感。真美妙!Rose醒了過來,她自己覺得似乎已經治好悲傷,重新恢復力氣與活力,要知道,這些力氣與活力,她在生活中已經整整喪失了兩年。Rose覺得不需要訪談自己的夢境製作人,對她而言,夢的意識以及夢所達成的效果,再明白不過了。她把夢寫在筆記中,並有如下的評注:未來的六個星期沒有Jack相陪,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好好活下去,我要把像綿羊般的軟弱情緒吞進肚裏,也就是說,把我過度依賴的部分吃掉。這很辛苦,但是如果我想生存下去,成為完整的人,這是毫無選擇餘地的。夢中那個不甚確定的乳牛馬也是有道理的。它同時是乳牛,也是馬。乳牛就像溫柔、包容的女性,馬則是精力旺盛的男性。我從來沒有同時表現過這兩種特性,因為我不敢犧牲自己對安全感的需求,於是我溫順如羊,依賴人、被人保護。其實,生命不應該是這個樣子,應該活潑些。我的乳牛馬有無限活力,因為它勇往直前,把羊吃掉。我充滿活力,並且體會到我不再像以前一樣依賴Jack,這是最後一次了。我覺得自己又重新活了過來,而且我也體會到,我不必放棄我的獨立也能有安全感。現在,我知道自己很興奮。過去我為了獲得安全感,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啊!今天早上,我還是個非常消沉的人。未來Jack是否能與我長相廝守?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不能的話,我知道我們兩個都能活下去。這一點我以前根本不敢肯定。
  心態轉變之後,在這六周的小別日子裏,不僅Rose找到了新的活力與幸福,同時,Jack也出乎自己預料,感受到自己的活力與獨立。遠行歸來,Jack與Rose互訴離情,他們終於發現,兩人彼此都在玩著“為了獲得安全感,不借付出任何代價”的遊戲,而在玩這個遊戲的同時浪費了他們大半的心神。於是,他們站在新的基礎上,重新界定彼此的婚姻關係。然而,對於他們個性上的極端差異,他們也看得更透徹,有了充分認識,他們知道自己的婚姻不是白頭鴛鴦,而是錯配成對。終於,他們離婚了,各自另尋歸宿。Jack找到了與他性情更為相近的新伴侶,她能分享Jack的愛好、不會覺得必須放棄自己的活力,與Jack妥協。Rose也和另─個男人成婚,他亦能多方面開心分享Rose的興趣,對她而言,他們的關係是融合的,而非妥協的。她努力把自己的夢記在心裏,並參與家庭治療的研討會,幫助當局者迷的家庭成員探索彼此的互動關係。Rose的夢境製作人,長久以來一直要傳送信息給她,最後她終於徹悟,也明白該採取什麼行動。如果我們把Rose所有的夢放進她的整個生活脈絡中,我們將看出,每─個夢所顯現的意義,遠比孤立的夢境內容,有更豐富的涵意。你的夢也本該是如此的,如果你可以定時檢討它們,或者把一系列相同主題的夢歸納探討,那麼,你就會更容易地去了解它們;經常與朋友討論夢,交換心得,那麼就會比較容易了解夢境的結構傾向與夢的連貫關係。譬如:Rose夢中的乳牛馬、醫院──監獄,這些夢境影像並非荒誕不經難以理解,它們可以視為同時是乳牛與馬,醫院與監獄。另外也要檢查夢中的並列情景,並考慮一下這種隨意的結合關係是否有用處。例如,Rose在“旋風中的神”夢中,眾神告訴她,她即將死亡,因為她與Jack走在一起,並把Jack當成小孩,這個夢境影像確實有道理。由於她忽視了神靈的警告,於是遂發現自己置身於醫院──監獄裏,等候著被處決。
  此外,我們也應該多注意夢中講話者的角色,例如Rose“魂斷埃及天空下”中那個不知名的聲音。偶爾,你的夢會有人講出很特殊的話,這些話可以當成我們了解夢境意義的重要線索,通常,孵夢時特別容易出現這種“旁白”的現象。有時候,這些詮釋評論似乎是不知從那裏來的聲音,有時候來自夢中看得見或是看不見的演員。Rose在“乳牛馬”夢中,同在公園野餐的“某人”告訴她乳牛馬發生了那些狀況,這個“某人”就是看不見的演員。倘若你有興趣重讀Rose這一系列的夢,你可以設想,如果Rose能夠徹底詮釋自己的夢,那麼。她是不是可能會有不同的了解呢?特別是對Jack這個影像:以客觀的方式,即代表Jack這個人,而不是用主觀的方式詮釋,例如代表Rose的某個部分。如果你能訪談Rose,你會問她哪些問題呢?
(魏薇)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Victoria

berpgr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