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 (記者 羅娟)近來,網民“鼓台山”在網絡論壇發帖《公務員收入之真相》,講述了他月收入僅為2643元無福利的實情,引發了網民對公務員工資待遇改革方向的持續爭議。和他描述恰好相反,在普通大眾的印象中,公務員工資高,待遇好,灰色收入多,抱怨收入低為“撒嬌哭窮”。
  可是據統計資料顯示,我國公務員共有689萬人,90%以上職位層次在科級以下,上升通道狹窄。35歲被公認為職業轉型關鍵期,記者採訪發現,部分基層公務員恰恰在此遭遇職業和收入上的雙重“梗阻”。
  9月13日,今年35歲的某國家機關公務員王海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就正為自己的前途猶豫不決。
  2000年從中國人民大學畢業之後,在父母的極力建議下,王海在眾多就業機會中選擇了成為一名公務員,從事文字工作。
  “職務工資1062元,職稱工資845元,”王海給記者翻看他疊得整整齊齊的一摞工資條,他每月稅後收入平均才4000元左右。2006年6月14日,《國務院關於改革公務員工資制度的通知》出台,對基本工資結構做了調整:基礎工資和工齡工資不再保留,級別工資權重有所加大。然而王海只是一名主任科員,“級別工資根本上不去”。其實,前副總理吳儀曾經透露,副國級別的她年薪也不過十幾萬元。
  至於網民詬病的福利和灰色收入部分,“中午的工作餐屬於補助範圍,幾元錢,很便宜,”王海坦言,自己畢業早幸運趕上了公務員福利購房,但是最近幾年進來的同事“不會再有了”。
  “灰色收入就算有,也不會送給我們這些普通基層公務員,無職無權。”
  工作14年的他,已經進入職場發展所謂關鍵的“35”歲轉型期,但他自認升職無望。
  王海所在部門是部委辦公廳一個處級單位,部門共有12人,一名處長,一名副處長,兩名副處級調研員(副處級別待遇,卻幾乎沒有實際職務),這兩名副處級調研員和他幾乎同齡。他預見自己的前途是論資排輩等候到退休可以混一個“處長”。
  在記者採訪中瞭解到,在機關單位,如王海這樣,許多人30多歲只是科員,雖然他們中不少是名牌大學,甚至碩士、博士研究生畢業。
  王海在機關協調和文字工作經驗卻被幾家民營企業看中,開出了30萬元年薪的“高價”。在收入和升職雙重“天花板”下,王海“走”意萌發。
  這,不僅僅是王海個人的遭遇。
  “我們就有很多人因為升職前景不樂觀就走了,”林朝樂畢業於北方交通大學,曾在企業工作的他幾經輾轉,也進入了某國家部委從事交通設計規劃。他說,技術類的公務員去企業的情況較為普遍,一般看著到35歲左右了,副處長都還很遙遠,就去企業了。 “前途無望就去掙錢唄,”林朝樂在企業最高達到過年薪近50萬元,然而,更熱愛規劃的他選擇成為一名公務員,他的經驗是“公務員和同類能力的企業職工比,收入確實是比較低的。”
  根據2013年2月國務院轉發的《深化收入分配製度改革若干意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正在研究制定公務員薪酬體系改革方案,改革的重點是提高基層公務員待遇。此番媒體熱議公務員工資,正是有消息認為這一改革方案預計會今年出台。
創作者介紹

Victoria

berpgrr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